5fSIj2X  

 

  對於藍亦侊興奮地呼喊,風之神那雙碧綠的眼眸依舊平靜如水,沒有任何的波瀾。

  接著,威風凜凜的神明向少年伸出了手。

  「你還想在地上坐多久?后羿。」

  「咦?啊、是!」藍亦侊趕緊握住對方的手,站起身子之後腳步還有些踉蹌。

  「藍亦侊!你沒事吧?!」這時白琉終於忍不住衝了過來,一臉擔憂地將少年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啊,我沒事,你不用擔……」

  話都還沒說完,少年眼前突然一黑,下一秒又再度倒下。

  「藍亦侊!」白琉驚呼了聲,下一秒她便看到風神穩穩地將倒下的少年接在懷裡。

  「不打緊的,他只是因為靈魂被抽離又反魂而造成體力不支而已,睡上一覺便沒事了。」一旁的日依拍了拍衣袖,情緒比白琉要來得冷靜許多。

  「日依,許久不見。」把懷中的少年攔腰抱起,風神向日依微微頷首。

  「千餘年不見了吧?你願意回應召喚倒是令吾感到意外。」

  風神本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樣,來去一陣風,從未有人能掌握他的行蹤,就連天界會議他也鮮少出席,甚至還有人懷疑過風神該不會只是個傳說,實際上根本沒有這位神明存在。

  而風神的個性更是全天界最孤傲的,就連日依也沒料到此次召喚會如此順利。

  「最後一次見面時,后羿說了他會來找我。」風神淡淡說道,嘴角勾起了似有若無的弧度,「而我也沒有理由迴避他的呼喚。」

  語畢,高大的神明便抱著后羿走往了屋內。

  「哇,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風之神本人呢,長得好帥哇,而且個性又酷,不像某人只有臉蛋卻一天到晚家暴兔子!」卯一邊跳過來一邊笑著說,然而下一秒女孩的笑聲馬上轉變為淒厲的哀號。

  「噢!好痛!吳剛你做什麼啦!」

  「家暴兔子。」收回剛才打了兔子頭的右手,吳剛冷冷回答。

  「呀!你這討厭鬼!」

  於是炸毛的兔子和她的監護人又在一旁打鬧起來了。

  「啧,真是討厭……」看著風神離去的背影,日依不悅的啧了聲。

  「日依大人?」聽到了對方的低語,白琉出聲詢問。

  「明明弱到不行,卻能受到姊姊大人、嫦娥,甚至是風神的喜愛,吾不懂,后羿到底哪一點好了?」握緊了小小的拳頭,日依接著又高聲喊道:「所有人都進屋了!接下來可還要正事要談!」

  目送日之女神不滿地踱步離開,白琉嘆了口氣。

  「日依大人真是不坦率……明明您也是被后羿的優點所吸引的人之一,不是嗎?」

  ※

  「你們特地把我召喚來是為了何事?」

  扣除掉正在休息的藍亦侊外,所有人都集合在白家客廳內,氣氛一片嚴肅。

  「中秋之夜快到了,吾等需要你的幫助。」日依開門見山的說,講話毫不拖泥帶水。

  「為何今年突然要我幫忙?」

  中秋節向來都是廣寒宮的事,別的神明都沒找了,今年卻特地花工夫把身為風神的他找來?

  「因為今年吾等要開啟通道好讓無法離開天界的嫦娥下凡來。」

  「……然後呢?」他皺起眉頭,風神明白開啟通道意味著月希無法分心於中秋之夜傾巢而出的妖怪,但日依、玉兔和吳剛都在了,他們還需要怕什麼?

  「而且吾和姊姊大人懷疑,有噬神之妖想取后羿的性命。」日依話一說完,氣氛瞬間降至冰點,所有人都愣成一片。

  「等等、日依大人您說噬神之妖?!」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白琉,身為巫女的她自然知道何謂噬神之妖,正因為如此少女才不禁驚呼。

  「日依大人,您的意思是騙了我和吳剛的就是……?」卯沉著臉,以嚴肅的口吻出聲詢問。

  「嗯,噬神之妖估計是還未把吞下肚的神力轉化為妖力,所以他身上才會有複雜的神力,這是吾和姊姊大人所想到最合理的可能了。」

  其實噬神之妖的事她們姊妹倆並沒有好好討論過,但憑著兩人多年以來的默契,這件事她們自然是心照不宣。

  所有人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噬神之妖是何等不詳的存在,他們都心知肚明,同時眾人也終於明白特地召喚風神的用意。

  「要是通報了天界那讓嫦娥下凡的計畫勢必會泡湯,於是就只好來找我幫忙了嗎?」聽完日依解釋的風神淡淡開口,冰冷的口氣像是在說他並不想混這攤水。

  「吾並不會請你在這留到中秋結束,現在剛好是夏秋季節交替之際,吾知道你正忙於改變風向,只希望你能再次跟后羿訂下契約,讓那笨蛋至少能學會自保。」

  他們所處的這塊土地一年四季的風向都不同,換季的時期正是風神忙碌之時,這也是日依認為此次召喚風神不一定會出現的原因之一。

  「我有什麼理由一定要答應你?讓嫦娥下凡的事要是被玉帝發現了,那連我也會被拖下水不是嗎?」

  不只是這樣,身為神力強大的初始之神擅自與凡人訂下契約也是不被允許的,人與神是完全不同、等級懸殊的兩種存在,沒道理讓普通人類擁有神力。

  「……你確實有權力拒絕。」日依的口吻十分平靜,但她金褐色的雙眸卻閃爍不已。

  「日依大人……」白琉第一次看到總是強勢的日之女神會在月希以外的人面前示弱,有種好像輸了的感覺、心窩悶悶的絞痛著。

  「日依,這麼多年不見,我倒是沒想到高傲的你也會有如此低聲下氣的一天,不只是力量和外表,連你的內心也跟著軟弱了嗎?」

  同為初始之神的日依和風神照理來說位階應該是相等的,但日依因為多了個玉帝女兒的身分,所以大家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日依更加尊貴,而打自兩人認識以來,日依也幾乎沒把身為風神的他放在眼裡。

  對此他並不會有任何怨言,因為日之女神確實比他要強上許多,因為強大而尊貴,因為尊貴而高傲,日依便是這樣的存在。

  但自千年前后羿射日之後,日依喪失了大半力量,外表也被迫變回孩童,即便后羿射日有一半的功勞算是他的,風神也沒有因此而瞧不起日依,他知道日依骨子裡的傲氣依舊存在,那也是日之女神最為強大的地方。

  只是他沒想到,那曾經令人崇拜,使人敬畏的日依現在居然低下頭來求他幫忙。

  何等諷刺。

  「……並不是軟弱。」日依抬起頭,眼神堅定地看著對方,聲音逐漸大了起來,「為了保護吾所重視的人,吾願意做任何事,即便要捨棄那份自傲,要低聲下氣的求助於人,吾也在所不惜。」

  千年前分離的時候,她沒能阻止月希不斷落下的淚水,最後還是靠著后羿的犧牲才得以和月希重逢。

  自那時起,她就知道后羿擁有的溫柔是她所缺少、同時也是她最需要的。

  並不是尊貴的身分才叫強大。

  並不是強大的力量才叫絕對。

  千年後的現在,日依不會再次重蹈覆轍。

  她是太陽,是散發著耀眼光輝,溫暖而強大的太陽。

  「重要的人……嗎?」垂下了眼簾,風神喃喃說道。

  曾經,他也有過……

  「風神大人,我知道這是很無理的請求,但我只能求您了。」

  虛弱的嗓音突兀的出現,眾人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意外地看見原本應該躺在床上休息的少年從樓梯上搖搖晃晃的走了下來。

  「藍亦侊?!」白琉趕緊上前攙扶,就怕對方的身體又出了什麼狀況。

  「風神大人,我也有對我而言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想要保護重要事物的那種心情,您能體會嗎?」看著面前冰冷的神明,少年的眼清十分清澈。

  那是一種純粹的心意……守護的心意。

  「……后羿,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嗎?」風之神站起身子走到了少年面前,低下頭來俯視著他的面容。

  「……是指千年前訂下契約的那個嗎?」

  訂下契約的必要條件就是呼喚對方的名,「風之神」不過只是個身分,他還有另外一個真正的名字。

  風神點了點頭,繼續道:「我的名字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為我取了這個名字的人,另一個就是你。」

  「咦?」藍亦侊不太了解對方的言下之意為何。

  看著少年困惑的表情,風神在一瞬間勾起嘴角,接著又回復成凜然的神情。

  「我答應你們,我會再次和后羿訂下契約。」

  對於風神突然的回心轉意,眾人一片錯愕。

  「……風神大人!謝謝您!」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藍亦侊激動的道謝,並深深地鞠躬。

  「這到底……」白琉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對於結果卻也安下心來。

  「原來風之神比女人還要善變哪……」卯喃喃說道,坐在她身旁的吳剛也驚訝到對卯的失言都沒有反應。

  「哼。」日依冷哼了一聲,但她的臉上卻勾起了一抹笑容。

  『明明您也是被后羿的優點所吸引的人之一,不是嗎?』

  或許,笨蛋琉那時說的沒有錯呢。

  「太好了……」藍亦侊笑得滿臉開懷,他知道他又離嫦娥更近了一步。

  而風神看著面前燦爛笑著的少年,微微垂下了眼簾。

  ──知道他名字的,只有兩個人。

  其中為他命名的人曾經是他最重要的存在,只是那人已經不在了。

  而面前這個知曉他名字的少年,是現在他所認為最重要的人。

8985  

這集難產到我想哭,在我拖了好久的稿後終於把它打完了(淚

升上高中後已經忙到都沒時間寫稿玩電腦了覺得難過QQQQ

下下禮拜又要段考......走吧我們一起去撞牆(x

好啦那麼這一集重點就只有大家一起跪下來求風神有沒有覺得很無聊(#

拖稿這麼久就只有這麼一點啊哈哈我很無良我知道(幹

然後風神和后羿繼續私心中,我的腐女病已經好不了ㄌ沒藥醫ㄌ不用救(欸

那麼下集

......

我還沒想到欸(幹

等我考完試再說吧大家掰我要繼續去神隱了~~~(跑

 

創作者介紹

自我矛盾的珍珠奶茶

真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