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tg  

 

  看著眼前並不算陌生的男子,白琉總算想起被她遺忘的那件事。

  『想請教一下,你有沒有在這附近看到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白髮紅眸,應該很好認。』

  等等──難不成對方在找的就是小卯?!

  男子環視了四周,接著做出結論,「被跑掉了嗎……?不過、為何在跟卯打過照面後后羿還活著?」

  對方的話馬上證實了白琉的猜想,同時也提醒她一件事──他對藍亦侊的態度絕非善意!

  「你是誰?為什麼要找小卯?」主動把藍亦侊護在身後,白琉思考著接下來是要開打還是逃跑。

  眼前的男子看起來絕非等閒之輩,白琉實在沒什麼把握能保護好身後的人,同樣的,就算她想逃也不一定跑的掉!

  「你是昨天的……?原來如此,是白家的巫女啊……我是廣寒宮的吳剛,受月希大人之令,暫為玉兔的監護人。」微微欠身致意,男子待白琉的態度較為溫和。

  「吳剛?!!」比起監護人什麼的,對方的真實身分更讓白琉驚訝。

  在傳說故事裡,吳剛被嫦娥的美貌吸引,時常跑到月上偷窺佳人,因而在工作上倦怠,被玉帝罰到廣寒宮砍著永遠砍不倒的桂樹。

  也就是說,他算是藍亦侊的情敵嗎?

  「你就是吳剛……?」藍亦侊喃喃說著,打從前世他就知道吳剛,但那時自己是大名鼎鼎的后羿,而對方只是一介小小的神明,所以兩人一直都沒有交集,今天是第一次打照面。

  「久仰大名,后羿。」雖然用的是敬語,但吳剛的口氣卻十分冰冷,甚至有著彷彿下一秒就要失控的怒氣。

  藍亦侊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看著眼前算是陌生的男子,墨黑的眸子深處有許多波瀾。

  他看著,把對方表現出的一切收進眼底,不管是明顯的敵意、溢滿的憤怒──亦或是與自己相仿的那份感情。

  然後,他明白了。

  他們,是「一樣」的。

  「為何要傷了嫦娥的心?」吳剛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問,緊握的拳頭都快滲出血來。

  「……你是指我想要長生不死的事?」藍亦侊錯誤的說詞立即換來白琉詢問的眼神,她明明記得昨晚才澄清過追求長生不死的是嫦娥……而少年卻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說出口。

  藍亦侊在測試,測試眼前的人是否也被蒙蔽。

  「既然你知道,那事情就好辦了。」並沒有否定錯誤的事實,吳剛接著說,「雖然對不起月希大人,但為了嫦娥,我得殺了你。」

  語畢,男人的手一翻,一把斧頭就出現在他手中。

  看著穿著黑色西裝的吳剛,手裡還拿著鋒利的斧頭,雖然現在氣氛非常緊張,但白琉還是想起了星爺演的那部超經典電影。

  ……這到底是哪來的斧頭幫老大!還長得這麼帥根本不科學!

  「去死吧,」被吳剛說到一半的話拉回思緒,白琉卻已找不到對方的蹤影,她立即吃驚的轉過頭──「后羿。」敵人就站在藍亦侊面前,手中的斧頭作勢就要揮下!

  「不要──!」伴著自己的慘叫聲,白琉看到的不是她以為的鮮血四濺,而是自藍亦侊身體發出的、昨晚也出現過的月色光芒。

  跟那時一樣,溫暖的光擋下了吳剛的攻擊,再次保護了少年。

  「嫦……娥?」訝異地看著光輝,吳剛的反應與卯完全相同。

  待光芒消失後,應該無視的藍亦侊卻跪在地上,面色扭曲的摸著頭。

  他的腦袋亂哄哄的,不管是那道保護他的光,或是方才吳剛道出的名字,還有跟白光同時出現、突然浮現在腦海裡的記憶,一切都在著磨著少年的思緒。

  『我會守護著你的,所以不用感到害怕。

  為了我,請好好活下去。』

  婉約的聲音伴著溫柔的笑靨,他想起的是一年前、恢復記憶那晚的事。

  她是……那時救了他的人是……

  「藍亦侊!」白琉立即衝上前去關心少年的情況,同時也不敢鬆下對吳剛的警戒。

  敵人太強了……雖然藍亦侊有月色光芒的庇護,但她卻也想起了昨晚卯說過的話──那道光在短時間內是無法使用第二次的。

  那麼,當吳剛發動下波攻擊時他們又該怎麼辦?

  而對方在驚訝過後皺起眉頭,恨意和怒氣又變得更加強烈,「為什麼像你這種人,嫦娥還要──」

  「吳剛!」

  稚嫩的童音忽然傳來,接著白琉看到一身黑的男人肩上掛著一隻白色的兔子。

  更正、是恢復成白髮紅眸,身穿雪白和服,兔耳和尾巴都露出來的卯飛撲到了吳剛身上。

  「快點住手、后羿是無辜的!」紅玉般的眸子認真地盯著對方看,卯趕緊解釋道。

  方才的殺意在一瞬間全都消失,吳剛面無表情地看了卯一會,然後像是在拎東西一般把她給抓了起來。

  「下凡後就一溜煙的跑走完全不見蹤影、害我找好久好不容易感應到你的神力,結果追到這裡來人卻又不見,卯,你要給我個交代了嗎?」冷酷的聲音毫不留情地斥責對方,吳剛的臉幾乎全黑了。

  「呀哈哈……對不起嘛……下凡時我一心只想著要找到后羿,然後就把你給忘記了……今天早上還想著到底忘了什麼呢……」尷尬地笑著,卯完全就像個挨罵的孩子,兔耳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這件事我會如實稟告月希大人的,你最好有心理準備。」無視於女娃發出的哀號聲,吳剛繼續道:「還有,后羿是無辜的是什麼意思?」

  於是,月兔把事實的真相告訴了同樣被那個擁有複雜神力的人騙的吳剛。

  「真的十分抱歉。」九十度鞠躬致意,在知道了一切後吳剛立即向藍亦侊道了歉。

  「不,我不介意的,更何況我明白你的心意,你也是為了嫦娥,才會被蒙蔽了眼的。」頭痛終於稍微舒緩點,藍亦侊有些虛弱的回應。

  他知道他們是一樣的,對於嫦娥的心意,兩人都是濃烈到無法自拔,為了心愛的人,再怎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來,也因此更容易被蒙騙。

  「……不,其實我是很忌妒你的。」皺起了眉,男子眼中有著不滿及怨妒,「即使能見面的機會已微乎其微,但在這千年裡,嫦娥對你的思念卻是與日俱增,那是我見過最深切的愛戀。」

  即使那名少女的笑再怎麼開朗,但卻還是有著一絲哀傷。

  他知道,嫦娥不是幸福的,因為她失去了后羿。

  「……嫦娥她想念我嗎?」雙眸黯淡了下來,少年不安地說,「若她是真的想我,那又為何不願意見我?我尋找她的事嫦娥一定知道,但她卻像是在躲避我,我不明白,如果心意如往,那為何不願見面?!」

  少年幾乎是怒吼著說出心裏存在的疑惑,卯告訴他嫦娥沒有忘記他,吳剛告訴他嫦娥思念他,但這都是真的嗎?

  他無法克制自己不去猜測,已經千年了,為什麼還是不能見面?

  究竟是她還愛著他、還是她在懲罰他?

  「……才不是這樣。」卯握緊了拳頭,像是無法克制自己反駁少年。

  「卯,那件事不能說的。」意識到卯的浮躁,吳剛把手搭在女娃肩上,並嚴肅地提醒。

  「我才不管!為什麼不能說!嫦娥飽受了多少痛苦你我是看在眼裡的!后羿必須知道!」拍開了男子的手,卯變得十分激動。

  「嫦娥才不是不想見你,而是因為沒辦法!」卯看向藍亦侊,小小的嘴道出了驚人的事實,「她一年前救了你,讓你撿回一條命,因而違反冥府的生死簿的紀錄,所以才被玉帝重罰,一輩子都只能待在廣寒宮!」

  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而身為后羿的少年,似乎聽到了什麼代表信念的東西破碎的聲音。

------------------------------------------------------------------------------------------

趕完第十四章有種虛脫了感覺,硬塞了很多東西真的是好辛苦啊(艸

這集又是來個大翻盤,吳剛的身分大家是都知道的了(沒辦法提示太明顯(喂)但是最震驚的果然還是最後那一句話吧XD

嗯下集會再針對這點做個簡單的解釋,但其實重點都在那句話了www(#

話說禁足一輩子算是重罰嗎,不過神明是不死的,所以嫦娥永遠不能離開其實也夠嚴重了呢,嗯(?

在吳剛也出場過後大致上就不會再有新角色了(大概吧(?)接下來就是砍殺BOSS一直線XDD

是有計畫要挪篇幅來說說后羿和嫦娥以前故事,可是枯燥乏味(?)的過去篇大家會想要看嗎?雖然我覺得這段劇情算是滿重要的,兩人相識相愛到分離的過程,月希和日依理所當然地會串場XD

然後我習慣在趕完稿後再來回留言,可是留言好像有點多我好惶恐啊……(汗

總之謝謝大家的耐心等待喔,我會繼續努力的///

下集

所有事情的真相,千年的思念,無法見面的苦楚

在藍亦侊絕望之時,月希卻表示有方法能完成他的願望?

敬請期待^q^

 

創作者介紹

自我矛盾的珍珠奶茶

真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