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tg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拆穿,真是我的失策。」「嫦娥」笑著說,但那抹笑容卻失去了以往的溫度,「不過別以為這樣就能騙過我,后羿,嫦娥是不可能會去追求長生不死的,傷害她的,明明就是你哪。」

  「……你到底是誰?」不理會對方的挑釁,藍亦侊此時冷酷的模樣與平時的溫和怯弱相差甚遠。

  「我是誰很重要嗎?反正你就快死了,而且是被『嫦娥』殺死。」少女瞇起琉璃珠子般的雙眸,語氣有著明顯的愉悅和憎恨。

  「你才不是嫦娥!」藍亦侊憤恨地拍打桌子,桌上的熱湯還被震得灑出一些。

  「是啊,我不是嫦娥,但就心情來論,要說我是嫦娥也不為過。」她輕笑出聲,聽在耳裡是那樣地令人不寒而慄,「因為我和嫦娥一樣,都恨你入骨。」

  這話如同尖銳的箭羽一般,深深刺進藍亦侊的心窩。

  他知道面前這人不是嫦娥,他知道她說的不一定是真的,但少女用著嫦娥的面容說出這些話,讓他無法不去猜疑。

  「傷害她的,明明就是你哪。」

  此時,千年前的月圓之夜、嫦娥哭泣的臉龐浮現在他眼前。

  嫦娥……對不起……我……

  「你少胡說!你又不是嫦娥,怎麼知道嫦娥恨不恨后羿!」白琉看不下去,不禁出聲反駁道。

  「呵,白家的巫女,你似乎搞錯了什麼,我也是廣寒宮的人,跟嫦娥更是情同姊妹,她的心意,我豈會不明瞭?」少女的笑就像是在嘲諷白琉,在她眼裡,白琉也不過是個尚在學習中的巫女,跟普通人類幾乎沒有差別。

  「若你真是廣寒宮的人,月希大人怎麼可能會放任你如此胡作非為!少玷汙月希大人的名譽!」月希待后羿如同多年故友,禮遇到連日依都不敢亂來,這點白琉可是看在眼裡的。

  「你好歹是白家的接班人、月希大人的追隨者,竟然連這都弄不清楚嗎?」眼裡的輕視更多了些,她冷冷道:「昨日我出現時所用的神力正是月的力量,這你不可能看不出來吧?況且這片土地可是有著月希大人的結界,我能自由進出便是最好的證明。再者,你認為我為何會偏挑這時候出現呢?」

  藍亦侊恢復記憶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而且這些日子以來他都毫不避諱地四處詢問嫦娥的下落,天界自然是無人不知后羿轉世的事情,既然如此,為何眼前擁有神力的少女會在此時才下凡復仇?

  原因很簡單,而那也正是月希會加強白家結界的主因。

  「……天界召開緊急會議,月希大人和日依大人都不在!」白琉這才發現答案,接著不斷怪罪自己的遲鈍,嫦娥突然出現讓他們倆都太震驚了,連藍亦侊都沒發現這麼重要的事。

  面前的少女自然知道月希會怪罪於她,但她意已絕,為了不被他人阻撓,才會挑在兩位神明都不在之際現身於此。

  「為了向后羿復仇,我早已下定決心,原本想要用嫦娥的模樣慢慢置你於死地,但既然身分已被識破,那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少女舉起纖細的手,緩緩握住藍亦侊的頸子,漸漸收緊力道。

  而性命遭受迫害的少年竟然完全不反抗,那雙墨黑的眼中只有無盡的悲傷。

  要是他死了嫦娥會比較高興,那他或許就這麼消失會比較好吧?

  「藍亦侊!」白琉衝過去想抽開少女的手,卻撞到一道無形的牆。

  她下了結界!

  白琉不死心,召喚出武器,接連放了好幾支光箭,但堅固的結界絲毫不為所動。

  「藍亦侊……藍亦侊!你給我醒醒啊!難道你願意就這麼死去嗎?你還沒有見到嫦娥不是嗎!」她聲嘶力竭地喊著,不願看到對方那幾乎是等死的模樣。

  「不要這麼輕易就聽信她的話啊!月希大人說了會替你傳話的!若嫦娥真的恨你,月希大人又怎會不說?不要放棄啊!」白琉還是繼續拉弓放箭,她想起了那日藍亦侊對她說的話,還有少年那時的表情。

  那雙眸裡帶著深深的思念及愛戀,后羿對嫦娥的愛,是如此堅定不移,他想見嫦娥的心意,又是如此根深柢固。

  明白藍亦侊對嫦娥的心意時,雖然心中很不好受,但白琉卻不曾想過要介入他們之間。

  不只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永遠贏不過嫦娥,而是她真的被這份感情給打動了。

  所以,她無法看著后羿再繼續等到下一個千年。

  她希望后羿和嫦娥,今世就能有個美好的結局。

  白琉衷心期盼著。

  「你是愛著嫦娥的吧?這份愛情跨越了千年的時光不是嗎!就像你一直愛著嫦娥,嫦娥也一定是愛著你的!」她大聲喊著,只希望這些話能傳進少年耳裡。

  「你要相信你們之間的愛情、你要相信嫦娥啊!!」

  相信……嫦娥?

  開始有些缺氧的大腦遲緩的思考著,少年想起了千年前,兩人共渡的那些日子。

  「我已經不是神明了,即使如此,你還是願意陪伴在我身邊?」

  「那是當然,無論生老病死、海枯石爛,我最愛的永遠是你,后羿。」

  少年的眼角,有滴淚靜靜滑過。

  「說夠了吧?縱使嫦娥當年真的愛過你,但你傷她那麼深,現在有只剩下恨而沒有愛了。」少女的眼中只剩下冰冷,那雙看似柔弱的手掌竟有著驚人的握力,緊緊勒住藍亦侊的頸項。

  「還沒……結束……」少年吃力地說著,接著開始掙扎。

  「我會守護著你的,所以不用感到害怕」

  「為了她……我必須活下去!」

  突然,藍亦侊的身體散發出一陣月色光芒,接著少女就像是被燙到似的鬆開了手。

  「怎麼可能……那股力量……嫦娥,你為什麼……」她瞪大顏色偏淡雙眸,無法相信地看著眼前的光芒。

  而她所佈下的結界,也受到情緒影響而有了一瞬間的空隙。

  「就是現在!」白琉抓住機會,立刻凝聚力量放箭,只見那結界出現裂痕,接著應聲破碎。

  「什麼?!」少女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下一秒白流便衝到兩人之間,把還在咳著嗽的藍亦侊護在身後。

  情勢逆轉了。

  「……看來我似乎太小看你們,沒想到后羿竟然還留有這張王牌,我還以為他真的就只是個渺小脆弱的人類。」她皺著眉頭,不懷好意的瞪向白琉和藍亦侊。

  「然,你們還是贏不過我,那道光估計有時效性,沒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使用兩次吧,畢竟神力儲存在人類體內自然是會受到限制的。」少女斬釘截鐵地道,但兩人卻是完全聽不懂。

  「這次,你是真的要死了,后羿。」她高舉著手,白光開始聚集,形成一把鋒利而硬挺的光劍,「再見。」光劍被投擲而出,筆直往藍亦侊飛去。

  光劍的速度極快,白琉來不及使用任何法術,只好檔在少年身前,誰知那劍竟然在要刺穿她之前消失了。

  兩人都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光劍便又出現在白琉和藍亦侊之間,就像是瞬間移動一般。

  要被刺穿的,變成了藍亦侊。

  「藍亦侊──!」她著急地轉過身,伸出手卻無法阻止光劍的前進。

  難道,自己還是沒辦法保護他嗎?

  昨晚也是如此,明明不想再看到這般景象了,卻還是無力阻止。

  她不要這樣、誰來救救他── 

  「到此為止了,玉兔。」

  稚嫩卻帶著憤怒的童音響起,接著光劍硬生生地停在半空。

  正確來說,是被一雙屬於孩童的手給握住了。

  白琉看向突然出現的第四人,心裡頓時間充滿了安心及喜悅。

  「日依大人!」

  面前綁著雙馬尾、身穿古服的小女孩,正是昨日回到天界開會的日之女神日依。

  被喚作玉兔的少女,頭一次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

身分揭曉了所以沒有心理自白XD

日依大人登場神帥氣啊,日之女神大人出場了還不跪下(乾

下集又可以寫月希和日依了好高興,沒有她們我活不下去(誤

然後我好像沒有好好介紹過白琉的弓箭,在這裡解釋一下:

白琉的弓如同第六集所描述的是有著美麗花紋的弓,是月希大人當年成為白家守護神的時候送給白家的,是代代相傳的寶箭www

然後不用擔心箭會用光,因為只要拉弓灌輸靈力就有光箭了,所以只要使用者靈力充足就大丈夫XD

平時弓是存放在二次元百寶袋(←並沒有這種東西)之類的地方,持有者召喚便會出現,這集就有寫到白琉召喚武器出來wwww

目前的持有者是白琉,因為白家當家說白琉技巧還很生疏遇到大妖怪會危險,所以神弓給她自保一下,當家因為實力強大所以使用一般的弓就好,就算用破爛的弓也還是比白琉用神弓來的強,所以日依常常抱怨「姊姊大人的弓給笨蛋琉用真是太浪費了」XDDD 

好啦那麼下集

假嫦娥的真實身分,以及千年前的所有誤會

事實的真相,終於被揭曉

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自我矛盾的珍珠奶茶

真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