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tg  

 

  「各方卷使聽吾命令,自此鎮守吾所在之地!」銀月色的髮隨著她的動作舞動著,月希平時溫柔的嗓音此刻卻充滿了威嚴。

  白家大宅前的空地上畫了個巨大的白色法陣,由各種神秘的古代文字編列而成,而月希就站在法陣的正中央。

  在月之女神道出咒語後法陣便散發出耀眼的月色光芒,光芒集中成一束後飛至空中,包圍住白家的土地,最後漸漸消失。

  這時月希才鬆了口氣,伸手擦了擦額上的汗水。

  「姐姐大人您辛苦了,這次的結界也很完美呢。」見到結界設立已告一段落,日依馬上湊到月希身邊,還貼心的遞了條毛巾。

  「嗯……這樣應該可以繼續撐一段時間了。」月希接過毛巾並環視了白家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

  白家從百年前就是頗有聲望的巫女世家,從祖先那代傳承下來的土地也是城市裡數一數二的豪華大宅,主屋是這幾年修建完成的透天厝,後院有著祭祀神明的小寺廟,前院的廣大的空地則是平時白琉修練的地方。

  其實白家平時就有當家主所設立的結界守護,但此時白家主人不在,而且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了該整修結界的時候,於是月希便趁著閒暇之時幫忙重新設立結界。

  「姐姐大人耗費這麼多力量在結界上面,估計撐個一百年也不是問題吧……咦?」原本還在稱讚自家姐姐的日依突然轉過頭,視線停留在某處,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日依,怎麼了?」察覺到妹妹異狀的月希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印入她眼裡的是一隻正翩翩飛舞的蝴蝶。

  蝴蝶是白底金紋的奇異顏色,而且仔細一看便會發現那金色紋路是由跟地上的白色法陣相似的古代文字構成的。

  「……天界傳來訊息了。」日依微皺雙眉,然後伸出手,讓蝴蝶停在她的食指上。

  過了片刻,日之女神的表情變得十分凝重,接著她收回手,放走了蝴蝶。

  那有著奇異紋路的蝴蝶是天界的信使,常在三界遊走通知各方神明、仙人天界的重要消息。

  「天界發生什麼事了嗎?」看到日依那不苟言笑的表情,月希不禁猜想信使是否傳來了嚴重的訊息。

  「不是,是天界要開臨時會議,把所有神明都召回去了。」日依厥起小嘴,對於突如其來的會議感到十分不滿。

  「竟偏挑這種時候?中秋之夜明明快到了哪……」現在可是分秒必爭的危機時刻,天界真有重要的事偏要在這時開臨時會議?

  「誰知道那老頭子在想什麼,說不定根本沒有會議,祂上次不也是這樣騙我倆回去,結果原因只是想女兒嘛。」說到這個日依就滿肚子氣,那是百年前的事了,她原本在廣寒宮作客和月希培養姊妹感情,誰知道突然傳消息要她們回天界開會,結果回去了才發現只是玉帝那老人家想念自家女兒罷了。

  「日依妳別這樣,吾等已經離開天界很久了,平時沒要事也不會回去,爹會想女兒也是自然。還有,爹好歹是天界之主、玉皇大帝,叫祂老頭子很不是禮貌的。」月希苦笑著安撫自家妹妹,伸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頭。

  「哼,明明只是個女兒控的滄桑老人,誰會想回去看祂啊。」日依還是不滿的別過頭,但身體卻又像磁鐵般地往月希身上靠去,像極了撒嬌的小貓。

  日依都這麼主動了,月希也就不客氣地直接摟住她的身子,柔聲說道:「好了,吾想這次的會議應該是真的,爹祂不會不知道中秋之夜的事,不大可能挑這時候把吾等騙回去,還是先準備準備吧。」

  「……嗯。」日依這才終於屈服,然後牽著月希的手一起走回屋裡。

  不得不說,在自家姐姐面前,一向驕傲不屈的日依總是會不自覺的妥協。

  沒辦法,畢竟月希是她最喜歡、對她來說也是最重要的人了。

  此時學校正好是放學時刻,總算解脫的學生們有說有笑地收拾著書包,討論著等會要去哪裡逛街唱歌。

  不過有位長相平凡的少年卻若有所思的靜坐在座位上,似乎沒注意到已到放學時間。

  事實上他已經出神一整天了,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然而天生就存在感低落的他今日反常的模樣也沒被別人注意到就是。

  更正、有位坐在他斜後方,這幾天十分注意他的少女也對他今日的模樣感到在意整整一天了。

  於是,她終於忍不住好奇心,主動走到對方座位面前詢問。

  「藍亦侊?藍亦侊?」發現少年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白琉伸手揮了揮想拉回他的魂。

  「嗯?啊、抱歉,我想事情想得出神了。」好不容易重返人間的少年羞澀地笑了笑,向面前的女孩賠罪道。

  「真是……你也恍神太久,我看你從一早就是這樣了。」好不容易克服對話結巴症的白琉有些不滿的嘟嘴,但心裡卻又很是擔憂少年的狀況。

  「咦?有這麼久嗎?真是對不起……」藍亦侊這才發現時間已經這麼晚了,看來自己是真有些誇張。

  「沒關係啦,倒是你究竟在想什麼?能想這麼久也真是不簡單耶。」白琉倒是屬於懶得思考的類型,數學題目想超過一分鐘就放棄了,一點也沒有追根究柢的精神。

  「不,也沒什麼……」藍亦侊不打算說出他最近一直覺得有人在暗地裡看著他,讓他備感壓力,不禁擔憂起對方是否來者不善。

  他認為對方是衝著自己來的,只是他自認今世沒有招惹到任何人,難道會是前世的……?

  「對了,今天也要陪你練習嗎?」避免這話題再繼續下去,藍亦侊迂迴的轉移了話題,也順利引開白琉的注意力。

  「不是啦,是今早出門前月希大人叫我問你今晚要不要到我們家吃飯,月希大人最近學了很多料理,今天正準備好好大展身手一下呢,不吃可惜喔。」白琉想起了前些天吃的咖哩,那味道真是好極了,尤其是蘋果的甜味恰到好處,不會太甜也不會太膩,真是人間極品。

  「嗯,當然可以,只是……日依大人……」少年還是擔憂著同一件事情,他深怕日依會不歡迎自己,這幾天他到白家陪白琉練習時就已被日依用眼神關愛好久了,今天要是再厚顏無恥的留下來吃晚飯又不知要不要緊?

  「唉唷,你不用理會日依大人啦,更何況有月希大人在,日依大人也不敢說什麼的。」白琉一點也不在意那外表是小女孩的神明的想法,這幾天她也都是護著藍亦侊,雖然日依從沒把少女的抗議放入眼裡就是了。

  「……好吧,月希大人的邀約我也不好拒絕,那麼今晚就叨擾了。」他收拾起書包,跟白琉一同步出教室。

  只是,他們又留下了滿滿的話題給教室裡的同學討論了。

  「奇怪,他們兩個的感情什麼時候變那麼好啦?」

  「從敵人關係發展到情侶關係了嗎?到女方家吃飯耶!哇嗚!劇情好緊湊啊!」

  「原來白琉喜歡藍亦侊那種類型的……我都不知道呢……」

  看來,白琉接下來要擔心的事又多了一項,除非她能有效管住自家同學的話匣子,雖然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就是了。

  「我回來了。」脫好鞋後白琉便領著藍亦侊進屋,只是她看到的不是平時月希和日依的相親相愛放閃畫面,相反的兩位神明正神情嚴肅的對談著。

  「啊,琉兒,歡迎回來,后羿,歡迎光臨。」月希還是溫柔的對兩人笑道,方才的凝重彷彿是錯覺似的。

  而日依僅僅喵了藍亦侊一眼,便不吭一聲地繼續喝著手中的熱茶。

  「月希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日依就算了,但連月希也露出那種表情,白琉不禁擔心起來。

  「不,就是天界臨時有事要吾和日依回去一趟,這幾天吾等會不在家。」月希讓兩人先坐下來,然後又分別給他們倒了杯茶。

  「咦?連月希大人和日依大人都要出差去嗎?那不就剩我一個人看家了……」白琉並非是小孩會害怕單獨在家,只是自己一個人實在是很無趣,而且也沒有人能給她燒飯洗衣。

  「所以吾剛剛正在跟日依說想拜託后羿陪琉兒看家呢。」

  「咦?」

  「欸?」

  見到兩人都發出了疑問,月希只是笑著點了點頭,表示她話沒有說錯。

  「咦咦咦咦咦?!等、等等!陪我看家是什麼意思?是要、要住在一起的、的意思嗎……?」白琉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想著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同居。

  「嗯,住在一起若出事的話也能互相有個照應,畢竟吾實在不放心讓琉兒一人在家。后羿,不知道你方不方便,令尊令堂會同意嗎?」月希詢問著藍亦侊的意見,一切還是要對方的意願為主。

  「不打緊的,家父家母都在國外工作,我是一人獨居的,這事沒問題。」藍亦侊並沒有像白琉那樣擔心到男女授受不親的方面去,所以他爽快地就答應了。

  「等、等一下啦!我的意見呢!沒有人在乎我的想法嗎!」白琉終於忍不住發聲維護自身人權,對於藍亦侊如此大方答應感到十分害羞。

  「笨蛋琉別叫了,難道你不贊成嗎?」日依終於開口說話,她早就看透了白琉的想法,怎會不知她只是在鬧彆扭罷了。

  「唔……!」白琉無法辯駁,她完全無法忽視心裡不斷萌生的高興情緒。

  「那這事就這麼拍案了吧,姐姐大人,吾肚子餓了。」免得白琉再繼續鬧下去,日依主動轉移話題。

  「啊,時間已經這麼晚了,吾這就去把晚餐端出來。」月希起身走向廚房,也就這麼放著白琉不管了。

  「吾也來幫忙。」日依自然是跳著去黏著自家姐姐。

  看著身旁腦袋還在死機中的少女,藍亦侊露出了親切和善的笑容,「那麼這段時間就請多多指教囉,白琉。」

  「……!」作弊、太作弊了,為什麼他笑起來會這麼好看啦啦啦──!

  在遇見你之前,我每次都是孤單看著大人離去的背影。

  那時候,大人很忙、很忙……為了祂最重要的人,大人每天都奔波著,留下我一人看家。

  但自妳來了之後,有人陪我玩、陪我鬧,我每天都過得好快樂。

  而且大人在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還時常帶著另一位大人來玩。

  再之後,又有一位新成員到來,我的家人又變多了。

  我們的家,越來越熱鬧。

  因為你,一切都開始好轉。

  我最喜歡你了。

  所以,不要哭好不好?

  我會替你毀了他的,所以笑一笑,好不好?

  能帶給你幸福的是我們,既然你那麼在意他,那我就要毀了他。

  答應我,在一切事情結束後,再像從前那樣唱歌給我聽,好嗎?

  一切,都不會有事的。

-----------------------------------------------------------------------------

這集的月希和日依依舊持續放閃著www

下集寫不到這對神明組了,有點小哀桑ˊ_>ˋ(不#

那麼下集

白琉以為她和藍亦侊的距離似乎拉近了那麼一點,但這時那人卻出現了

后羿朝思暮想的那人

原來,自己從來就比不上她……

↑還是要說一下,無意外的話會是下集內容www(欸

因為我怕爆字數之類的就要拖到下下集了XD

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自我矛盾的珍珠奶茶

真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